专家必修课

如是我见南洋的“洋”海 龙


更新时间:2022-01-29  浏览刺次数:


  我的童年时期,中国跟国外的交往很少。那时候“南洋”是个飘忽且魅惑的词。记得在画报上看到雅加达、马尼拉等字眼都觉得很神秘,它们是些像丛林童话或乐园般的所在。这种神秘感被后来《红色娘子军》中扮作南洋华侨洪常青的形象给固化了──那一身白色西装、帅帅的白夏帽、英俊的身姿加深了我童年南洋的谜氛。

  田汉早年话剧有聂耳谱曲的《梅娘曲》《告别南洋》。中国一九七○年代只穿中山装的时候菲律宾总统马克斯夫人的绯纱雁翅裙惊艳过朝野,那时候,谁不知道有个南洋?这些记忆碎片更强化了南洋的“洋”。

  其后多读了一些书,我知道了南洋华侨陈嘉庚的事迹,南洋更成了一片神奇乐土和谜一般的所在。再后研读近代史,从徐悲鸿和顾维钧等人南洋经历也更见识到南洋的传奇。当然,我也读到了南洋的另一面。特别是它的排华运动、郁达夫南洋遇害,南洋华侨受迫害蹂躏的血泪历史。国家弱,华侨则受欺侮。读旧时华侨回忆不准他们说汉语不准有汉语名字,南洋的形象在心里打了折扣。

  南洋,就是今天的东南亚。南洋曾被称作海上丝绸之路。它大致始于唐宋,宋元后瓷器渐成出口大宗,也叫海上“陶瓷之路”。那时候南洋地广人稀,热带物产丰富,只要肯出力、胆大善经营,穷人容易出头,沿海一带民众多有赴海闯运气远走异乡者。读史书载民间“下南洋”成为堪与“闯关东”、“走西口”相媲美的重大历史事件,这些大规模的冒险和移动同样对各地经济有着“推──拉”合力的驱动。

  由于沿海中国人吃苦耐劳而且聪明敢为天下先,早年去南洋多因商贸活动。在《一千零一夜》和中国话本小说《三言二拍》中多有描写,这批人敢于冒险而成巨富者多。其后,中国国势强大航海业也发达,明朝郑和下西洋其实下的主要是南洋。

  那时候是扬我国威,中国辉煌势大物阜民丰。再往后晚清败落人民流散去南洋多为了移民或谋生。华人当年往往是只身一人逃出,靠勤劳致富;后渐次成为商界各种“大王”,却被不思进取当地人嫉妒和仇富,最后而至于被烧。有华人名字身份者往往成为当地的“肥羊”甚至被没收家园和财产。这段历史成了不堪回首的南洋血泪。

  上世纪下半期中国崛起,曾经被艳羨的南洋迅疾被巨大的中国航船超越,童年时那些旖旎的南洋传奇连同那些梦幻般酸甜的故事都渐次淡出视野。但是,单丝不成线独木难成林,中国的发展也需要国际友朋。过去的南洋为了各种利益今天组团结成了盟友,这伙盟友也应该是中国的伙伴。中国人深知互相提携共同致富的道理,近年来同“东盟”即昔日南洋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南洋,曾经的海上丝路和陶瓷之路早已拓展了业务,区区丝绸陶瓷日用品早已被各种高科技和能源交通贸易等大型合作所替代。这种交往将成为黄金通道连接中国东南沿海及东南亚诸国并通过印度洋、红海交通东非和欧洲,造福沿途和远方的人们。据统计中国现在同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有着直接的“海上丝路”商贸往来,造就了新一代东方文明大航海时代的奇观。

  但是,我们不要忘了昨天其实不远。曾经,南洋也是“洋”。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我们的梦想和榜样。大约近一个世纪的日子里我们在经济上仰望南天,南洋饱含着我们的期冀,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今天,再次回顾南洋不是为了对比和矫情,而是在心底深处提醒国人别忘了那段中国曾经淒苦的岁月,警钟长鸣。

  新时期讨论国歌时曾经有人想改变“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歌词但终被否定──居安思危,勿忘国耻,永远保持奋斗向前的状态是中国对世界的回答。